“币圈新贵”孙宇晨与“比特币死敌”巴菲特,

时间:2019-06-04 19:26       来源: 未知

  6月4日,拍下巴菲特慈善午餐的匿名人士身份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了。不过,万万没想到的是,不同于之前竞拍获胜者身份公开时的“惊喜”,这一次,带来的更多是——“惊吓”。

  据了解,此次竞拍获胜者就是——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其通过推特正式发布了这一消息:

  “我正式宣布,我赢得了创下纪录的20届巴菲特慈善午餐拍卖。我还会邀请区块链行业的领军者们一起会见这位投资泰斗。我希望这会让每一个人都受益。”

  是的,你没看错,孙宇晨要带着一些区块链行业的领军者与比特币的“头号死敌”巴菲特面对面进行为期3个小时的交谈和沟通。

  在那则消息下方,孙宇晨还发布了一张自己的宣传照,左侧是满脸笑容的巴菲特,右侧则写有“以456.7888万美元赢得巴菲特慈善午餐拍卖”的字样。 可是,笔者怎么越看越觉得——“股神”巴菲特的笑不是真得在笑。

  有意思的是,据新浪财经报道,当巴菲特被问及他如何评论中国加密货币企业家中标慈善午餐一事时,他朗声大笑并表示“期待着这次午餐的到来”。说句实在的,围观群众也很期待,一个是区块链的拥护者,一个是视比特币为“耗子药”的厌恶者,这场天价午餐注定“有趣非凡”。

  小城青年的“成名之路”

  从一开始,孙宇晨便以自己“一定要赢”的口号显露出了不同于小城青年的自信,但不得不说,他的成名之路反而更像是一个“异类”。

  据《智族GQ》报道,孙宇晨和许多90后的孩子一样,中学时期的他,也是一个沉迷于网络的网瘾少年,在老师和同学的印象中孙宇晨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学生”。他不但瞧不起应试教育,而且还会采用一些“别样”的方法去对抗应试教育,比如说:

  “语文考试只写作文;英语考试用中文答题;历史考试填空时,反面人物一律填上班主任的姓名,反之则以自己的名字孙宇晨代替。”

  这一段看起来与所有阶段的应试教育“格格不入”的经历,显然也不会使他的考试成绩让人“眼前一亮”,自2004年入学之日起,孙宇晨就长期徘徊于这一评判体系的末端。

  不过,这并未阻碍孙宇晨显露出远超常人的成功欲望。旁人埋首题海时,他手握钢笔端坐于图书馆中,自视拥有不世出的写作才华,意欲以此改变命运。需要指出的是,他还决心复制韩寒的道路,精心研究历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文风,抱着“一定要赢”的心态连投3年,直至2007年秋凭借新概念一等奖的20分加分考入北大中文系。

  至此关于孙宇晨的高考经历,一直被拿出来当励志典范的故事——一个小城青年沉溺编程和文学,总是徘徊在体系末端,却在高三那一年奋发图强从三本逆袭到北大。

  有意思的是,进入北京大学以后,狂人辈出的北大也难以抵抗孙宇晨的自命不凡与年少轻狂。

  据相关资料显示,在北大求学期间,孙宇晨抗议会商制度的举动,使其走入媒体的视线。当他意识到留在北大会有“被开除”的危机时,他选择提前毕业走入常春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进行深造。

  在留美期间,孙宇晨先投特斯拉,获得4倍以上收益,后投比特币,、获得二十倍以上收益,期间交替投资包括空中网,奇虎360,唯品会在内的多支中概股,由此获得极其丰厚的投资回报,也成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而直至现在,孙宇晨也依靠他高调的行事作风在创投圈做得风生水起,在2015年3月还被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所录取,成为了首届湖畔大学里唯一的90后创业者,而这也成为他对外宣传最爱的“名头”。

  不过,正如一枚硬币有正反面一样,孙宇晨财富积累的过程一路上也伴随着诸多争议。其中,抄袭事件、过度营销、和庄家控盘等丑闻也让他毁誉参半,有人甚至怀疑其携款潜逃至美国,业界为此还赠予 他“币圈贾跃亭”的称号。

  币圈“贾跃亭”?

  事实上,从小镇青年,到北大求学,再到赴美深造赢得人生第一桶金,这些都不如其“炒空气币收割韭菜”的消息来得引人注意。

  2017年下半年,孙宇晨创建了一个叫“波场TRON”的项目,号称利用区块链技术,构建全球去中心化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商业模式就是发币,俗称ICO,而其也正是通过这个项目打入币圈。

  彼时,由于知名投资人李丰和薛蛮子是这个项目的投资人,孙宇晨还请了一堆知名人士站台,包括媒体的报道都在为他背书。这种背书带来的价值就是使人们能够相信他。因此,在共计5亿波场TRON官方代币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中,其所有波场币份额在53秒内就被抢购一空。

  不过,由于监管对ICO的不断施压,并于2017年9月4日发布公告明确禁止ICO。此时的他为了安全考虑,就将募集的价值4亿多的币退还了。有意思的是,当时退币还出现了一场风波,当时的孙还在韩国坚决表示“不退币”,而这一下就会把在国内的刘明等人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因而刘明发微信圈表示:

  “我们十年的交情,我跟你当联合创始人,我帮你做这么多事情,你在国外说不退币,完全不在意我的感受?完全不在意我在国内的处境!非常恶劣!”。

  而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孙宇晨就以“考察的名义”呆在境外不回来了,从而搞得“孙宇晨疑似卷款跑路”的消息三天一轮播,而也这就是“币圈贾跃亭”这个名字的由来。

  值得一提的是,孙宇晨去了国外也没闲着。2017年11月,波场在海外登陆了交易所,发行币TRX。刚开始的时候一枚TRX的市价仅为1分钱,但从11月底开始随着比特币价格连续走高,市场开始逐渐回暖,到了12月份TRX的价格被拉升到2块钱人民币。

  但在这其中,就出现了一些猫腻。据相关人士发现,波场币的在外流通比例较低,被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了,割“韭菜”的事早晚会发生。孙宇晨的钱包记录显示,每天发送2亿个波场币至交易平台兑换以太坊,持续了19天。

  换句话来说,孙宇晨在那段时间换掉了60亿的波场币,而按当时的币价算,他套现了120亿元。而此举过后,波场币也一路下跌,割韭菜的大戏也拉开了帷幕。

  不过,俗话说,“演戏也要演全套”,孙宇晨在千里之外的美国也照猫画虎的学着贾跃亭那些套路,偶尔发个微博发个进展以此来掩饰自己不是ICO诈骗后的逃跑,而是像贾跃亭一样去美国“造车追梦”而已。直到5月31日,其还在为他的波场以及BTT团队造势,他在微博中表示“即将推出的去中心化存储系统BTFS。”

  如今,再结合巴菲特天价午餐的曝光度来看,也不难窥出孙宇晨意图——他将为波场、BitTorrent、比特币以及整个区块链将获得一次高曝光度的公关宣传。

  比特币的“头号死敌”

  虽说,这场天价午餐为孙宇晨赢得了极高的曝光度,但笔者不得不提醒一下他——“股神”巴菲特可是视比特币为“耗子药”的人。

  就在2月25日,巴菲特在接受CNBC采访时还表示,“比特币吸引了骗子,如果你去街上叫卖某种东西行骗,一般是没人会买的,但你要是进了华尔街,就会有大笔钱砸进来。”

  而值得一提的是,巴菲特对比特币的“厌恶”由来已久。

  2014年,当大多数人还不知比特币为何物时,巴菲特便已经开始讨伐比特币,在接受采访时,他劝所有人远离比特币:

  “它基本上只是一种幻影,是转移资金的一种途径,关于比特币具有巨大内在价值的想法在我看来是个笑话。”

  此外,早在比特币在100多美元的时候,巴菲特就说比特币是老鼠药。2017年,比特币大涨,记者再次问他比特币从100多美元涨到9000多美元了,对此有什么看法,巴菲特回答说:“可能是老鼠药的平方了。”

  那么,为何巴菲特如此仇视比特币?

  首先,从他以往的投资表述中,可以看到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始终围绕着“价值”这两个字展开,在他看来,价值就是现金流以及高分红,他投一家公司,抱定的目标是持续持有,获得分红,从不因为价格原因而出售。因此,他瞧不起“不能产生正向现金流”的比特币。

  其次,巴菲特是一个极其在乎自己清誉的人,这让他没法像VC那样,投十家公司,一家成功上市赚取百倍回报就开心不已,他会为其他九家公司的失败以及对自己公司品牌的伤害而郁闷得睡不着觉。而比特币在诞生早期,就成为暗网支付货币,被用于洗钱、犯罪,这对于巴菲特这样一个极其在乎自己声誉的人来说,几乎是不可接受的。

  而如今,一个比比特币骗局更low的骗局的制造者要来与他一起午餐,而且还要再带7个区块链领军者,这对于巴菲特来说绝不是一次轻松的午餐。

  由此一来,围观群众们都能想象出——一群币圈新贵和一个比特币死敌的尴尬进餐画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