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彻底激怒了印度

时间:2019-09-25 17:48       来源: 未知

美国彻底激怒了印度 有投资界人士向每经记者表示,在实际的筹资活动过程中,基金的募集设有相应的时间期限,如认购截止日的设定一般会限制在3次以内。“不过对很多基金来讲,即使宣布份额认购截止,大部分的产品距离预期募集规模还是相差甚远。”

记者好奇时下的投资人结构,向业内人士询问具体出钱的是谁,出钱的意愿如何?反馈的声音令人意外——即多数创投机构希望国企事业单位、政府引导基金出资,公司为了寻觅多种筹资渠道,甚至不惜全员出动,投前投中投后都要以募资作为第一目标。

国内某中型创投机构的合伙人小王(化名)向记者阐述了一些募资背后的心酸,这或许已经成为当前股权投资界、机构圈的共性困扰。他告诉记者,目前非一线基金很难像前几年一样找到充足的钱。

这里面他提到一个“金主”,称把国有企业和政府引导基金的钱当是救命稻草,然而,规模大的国资并不是那么好拿,有时候却面临着除保值增值压力以外的其他附美国彻底激怒了印度加条件。比如他们公司经手的某二线城市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项目,预计规模2个亿的壳还剩一半资金缺口,小王本是干投研出身,亦为公司合伙人之一,却跑起腿来干公关的事情。

不过,政府出资的意愿不仅来自政府资金是否充裕,还要兼顾政府出资基本都要投回本地的要求,因为大部分政府出资的比例和回报都是有要求的。但他遇上了难缠的主,“张嘴就要两倍的返投”。他说,年初就有在跟对方接触,“本来按照顶格限制,我们是想拿到他们30%的投资额,这样就可以化解6000万的募资压力,但两倍的返投就近乎1.2亿,其他LP的钱也是要求我们透明出处的,我们也难搞。”

2016年,公募行业格局生变,委外定制基金涌入公募基金市场,大批量为机构定制的债券基金相继出现,机构投资者在公募基金中的占比快速提升。随着近美国彻底激怒了印度年来监管层对基金投资者集中度管理要求趋严,存量的委外定制基金面临两种选择:申请转型、改变该基金的运行模式或采用定期开放发起式设立,不再对个人投资者开放。

目前来看,机构资金进入公募基金的形式主要有三种:第一种由单一的机构定制一款基金产品,单一持有人的比例往往在90%以上;第二种是“拼单”定制基金,由两家以上的机构共同出资,持有同一只基金,而这类基金单一持有人的比例范围则较大;第三种则是普通的公募基金,机构资金通过大额申购的方式持有基金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