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午餐拍卖者们:有人买股票2年涨百倍,私

时间:2019-06-02 18:01       来源: 未知

一年一度的巴菲特午餐拍卖终于落锤。
北京时间6月1日10点30分,第20届巴菲特慈善午餐拍卖结果正式揭晓,成交价创历史新高,达到4567888美元,与此前三年一样,今年的巴菲特午餐的最终成交者仍是一位匿名用户,eBayID为“S***5”。
本次午餐拍卖前24小时,价格就已从2.5万美元的起拍价加价至3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347万元),超过2018年330.01万美元的历史第二高位。彼时距正式落锤还有4天时间,根据ebay网站的规定,慈善拍卖每次加价不得低于100美元。
自2000年起,巴菲特通过网上拍卖与自己共进午餐的机会来为慈善机构格莱德基金会筹款,底价2.5万美元起拍。拍卖的历史最高价出现在2012年和2016年,胜出者的身份至今保持隐匿,成交价都是3456789美元。
此前19年莱德基金会已通过巴菲特午餐拍卖筹款约2959万美元,其中曾有三个中国人天价中标,分别是创立小霸王和步步高的创始人段永平,人称私募教父的赵丹阳和天神娱乐前董事长朱晔。
小霸王之父:参加拍卖是为了向巴菲特道谢
第一位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中国人是段永平。2006年年,他以62.01万美元中标。作为小霸王和步步高的创始人,段永平多年前就是巴菲特投资理念的忠实拥趸。他曾对外宣称“我从巴菲特身上学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

2001年,段永平移民美国,退居幕后从事投资工作,第一桶金来自对网易的拯救。彼时,受互联网泡沫破碎冲击的网易,每股仅0.8美元,段永平一次吃进152万股。到了2003年10月网易股价飙升到70美元,持有不到两年的时间,段永平手中的股票就涨了百倍不止。
有媒体报道称,段永平认为自己能够取得投资成功在于对巴菲特的理解,更在于坚持执行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因此,购下共进晚餐的机会,既是“希望有一个向他道谢的机会”,也是为了“做慈善”。
拍下巴菲特午餐的段永平,按照规则可以携6人同行,其中就有担任段永平投资助理的黄铮。9年后,黄峥创立的社交电商“拼多多”上线,仅用4年时间便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黄铮也一度超越张近东、刘强东等前辈,俨然成为新一代互联网大佬。
饭局之后,段永平回忆称,巴菲特在餐桌上告诫他“不要做不懂的东西、不要做空、不要借钱。”
从步步高隐退后,段永平将步步高拆分为三家相对独立的公司,牵头出资3000万成立OPPO,由陈明永负责;原来的步步高通信负责人沈炜则成立vivo;而原有教育电子业务则由老部下金志江继续跟进。
私募教父:套路巴菲特狂赚1.3亿港元
两年后,来自中国的私募投资人赵丹阳再度购下巴菲特午餐,221万美元的成交价不仅是前一年成交价的3倍以上,还是2000年来巴菲特午餐成交价首次超过百万美金。与巴菲特共进午餐当天,赵丹阳还带上了自己的儿子。
2003年,从国泰君安离开的赵丹阳下海创办赤子之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次年他开创了中国第一款以信托为平台的私募产品——“深国投赤子之心(中国)集合资金信托”,随后又遇上了2006、2007年连续两年的A股大牛市。
让赵丹阳在私募界功成名就的是对2008年股灾的预判。2008年年初,沪指冲上5000点高位,赵丹阳选择清盘旗下基金,退出A股市场。随后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汹涌而至,股民损失惨重,赵丹阳在投资界一战封神。

不同于段永平带着黄铮上门赴宴,赵丹阳与巴菲特共进午餐不光带着自己的儿子,还带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自己想清楚了但又不敢下重手投资的领域,希望能得到巴菲特的亲口确认,二是对于媒体上多个有关巴菲特投资的关键问题,希望能求得巴菲特的亲口澄清。
席间赵丹阳向巴菲特推荐港股物美商业,成功套路了巴菲特。以巴菲特的名义,物美商业股价飞涨,赵丹阳短短数日狂赚1.3亿港元。此后,巴菲特不得不重新制定午餐规则——不谈个股,莫言股市。
午餐后,赵丹阳以巴菲特弟子自诩,言必称“巴菲特是我的老师”,不仅如粗,赵丹阳也效仿巴菲特,每年定期向投资者发表《致投资者的一封信》。
最惨中国买家:我做实业还行,炒股不行
与段永平、赵丹阳相比,第三位拍下巴菲特午餐的中国人此后的成长轨迹略显狼狈。2015年,天神娱乐创始人朱晔豪掷235万美元,拍下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此前一年,朱晔所创办的天神娱乐刚刚借壳上市一年。
席间,朱晔对巴菲特说:“我做实业还行,炒股不行。”巴菲特则回应说:“我也不会炒股。”

此次会面让朱晔大受鼓舞,在朋友圈大发感慨称,“大道至简、贵在坚持,未来,我们来了。”从此开始了天神娱乐大规模并购的历程。两年内,朱晔发起12起并购案,让天神娱乐成为300亿市值的中国游戏第一股,并购涉及金额超过120亿元,涉足领域有影视、游戏、应用分发、互联网广告等,甚至还将触手伸进新能源造车领域,成为造车新势力之一。
财报显示,2014年至2017年期间,天神娱乐的营收增幅分别高达54.29%、97.85%、78.01%和85.17%。
泡沫终会破裂,2018年的业绩快报显示,天神娱乐因为大幅计提商誉减值等因素导致亏损了75.22亿元,天神娱乐的股价也从高点坠落近九成,被冠以“亏损王”的称号。有投资者怒斥天神娱乐是“上涨无力,跳水凶猛,垃圾中的垃圾,废物里的废物”。
一手缔造的娱乐帝国岌岌可危,朱晔本人也摇摇欲坠。2018年5月,朱晔被证监会宣布立案调查,9月朱晔辞去天神娱乐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职位。其持有的公司股份98.94%处于被质押状态、司法冻结比例为100%,至今仍未解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