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尼·德普回归之作

时间:2019-06-17 16:21       来源: 未知

 今天是约翰尼·德普的56岁生日。

  作为好莱坞最受欢迎的男神(之一),他已经被全球迷弟迷妹们爱了几十年。

  从《剪刀手爱德华》到《艾德·伍德》;

  从《加勒比海盗》到《查理与巧克力工厂》。

  德普的风格似乎一直在变,又似乎一直没变。

  他身上的矛盾性让人很难用简单的几个词进行概括。

  神秘而忧郁,智慧又性感。

  可成熟可中二,可逗逼深沉。

  还有比这更有趣的男人吗?

  反正鱼叔是找不出第二个了。

  然而令人深以为憾的是,自杰克船长之后,德普的存在感在一路走低。

  近十年来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细细数来似乎也仅有疯帽子和格林沃德。

  格林沃德刚定角时还一度遭异议,直到影片上映后才因出色演绎而被肯定。

  再加上至今仍众说纷纭,已陷入罗生门的家暴事件,也多多少少影响了他的美誉度。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吧。

  面对戏里戏外的坎坷挫折,曾经无所不能的杰克·斯派洛船长是如何应对的?

  答案,也许就藏在他最新的作品中——

  《教授》

  The Professor

  众所周知,杰克船长始终有一个坚定信念:

  只要我在海上航行得足够快,死神就追不上我。

  但在这部新作中,离开海洋与战船的他,一踏上陆地,就被死神找上门来。

  他饰演的理查德,一名大学文学教授,刚刚从医生处得知了一个噩耗:

  罹患晚期肺癌。

  不治活六个月,治了活一年的那种。

  对此,他的反应是:

  尽管生活相当操蛋,但至少还是仁慈地给了他六个月时间。

  六个月的缓刑,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是过于短促还是稍嫌漫长,全看如何度过。

  一开始,作为一名循规蹈矩的中产阶级,理查德还打算谨遵医嘱,积极接受治疗。

  然而就在他公开病情之前,家人却抢先一步引爆炸弹:

  女儿宣布出柜。

  妻子承认出轨。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

  一夜之间,优哉游哉的生活就如同梦幻泡影般碎裂。一坎网

  在多重打击之下,理查德不知所措,愣在原地。

  生活,是一场闹剧;

  生命,是一个玩笑;

  自己的人生,则是一则彻头彻尾的谎言。

  俨然看破红尘的理查德,改变了主意。

  与其苟且偷生又生不如死,还不如趁着最后的机会大闹一番,体验一下真正的生活。

  可什么是真正的生活呢?

  如果让你有机会随心所欲,你会怎样度过?

  和多数人的选择一样,理查德最先尝试的,是放浪形骸的生活。

  他和妻子签订了一条「互不侵犯协议」。

  双方彼此独立,互不干涉,想出轨就出轨,想约炮就约炮。

  唯一的要求就是,为了女儿的心理健康,仍要在她面前装出一副模范夫妻形象。

  而当积压许久的欲望,一下子找到了出口,理查德瞬间活成了渣男的样子。

  抽烟、酗酒、吸毒…

  尝试混乱的异性关系;

  以及混乱的同性关系;

  还去癌症互助会里,对同病相怜之人大放厥词,瞎喷一通…

  理查德日益变成了一个混蛋,却愈发受到学生们爱戴。

  「也许这就是自由而有趣的灵魂吧。」

  但在癫狂之中,理查德自己却清醒而悲伤:

  这哪里是什么自由。

  不过是在倾泻对世界的愤怒。

  而这愤怒的背后,其实是冷漠:

  对这个世界,漠不关心。

  对这副皮囊,毫无在乎。

  将所谓责任,抛之脑后。

  过去的他,困在中产阶级的古板谎言中;

  现在的他,活在嬉皮士的癫狂幻象中。

  共同点在于,都是自欺欺人。

  理查德还没想好到底该如何面对真相,就再一次倒在了病床上。

  大限正在临近。

  在死神的步步紧逼下,理查德终于开始直面自己的内心:

  他不想死。

  他害怕死亡。

  而想要对抗死之虚无,就得在这世上留下存在过的痕迹。

  哪怕那痕迹,似杜鹃啼血一般倏忽易逝。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理查德拿起了凿子与榔头,开始敲打这个世界。

  第一下,是对自己的工作。

  他将那群只想混混学分,夸饰品味的学生统统劝退。

  只留下那些真正愿意品读经典,与大家分享感悟的人。

  他带着这群「少数派」走出教室,走出校园,走进草坪,走进生活,竭尽所能,给他们留下值得铭记的最后一课。

  第二下,是对自己的生活。

  一直以来,理查德都选择向他人隐瞒病情,就连紧急联系人也设成了自家园丁。

  倒不是逃避,也不是故意欺骗,只是迷茫罢了。

  对于死亡,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即便被宣判死期将至,自己也终究不过是被命运玩弄,无力反抗的小丑而已。

  但现在,他终于搞清了一件事:

  对于死亡,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但对于这个将继续存在下去的世界,他还有很多东西要说。

  向至死不渝的友人表达感谢;

  向日益成熟独立的女儿传递赞许;

  向曾经深爱,却注定陌路的妻子倾诉最后的衷肠。

  我们无需,也无法谈论死亡。

  死亡不过是一片虚无,我们是在与生活道别。

  最后一下,是对自己。

  处理完「后事」,理查德最初的问题,还是没有弄明白:

  什么是生活,什么是勇气,什么是自由?

  他决定利用最后的时光,去远方寻找答案。

  然而答案就在身边。

  他来到一个T字路口,正犹豫着向左还是向右;

  倏然,灵光乍现,他发现了自己真正的道路。

  在放浪不羁的笑声、咳嗽声中,理查德径直驶出了公路,奔向草地,奔向湖山,奔向星空。

  我们生来自由,哪怕被死神的镣铐锁住;

  我们的面前有千万条道路,别让生活将你的双眼蒙蔽。

  找到了自己的道路,此生便再无遗憾。

  理查德教授,是近年来德普贡献出的最佳表演。

  而这虚构角色的背后,或许正是现实生活的投射。

  对于约翰尼·德普来说,《教授》一片,不仅仅是职业生涯的又一次自我证明,更是真实人生的一次彻底反省。

  家暴、离婚、片场暴力…

  现实生活中绯闻缠身,令昔日伟大的船长的演艺事业,遭遇搁浅。

  他的演员生涯,也正面临「死亡」。

  理查德的「中年危机」,正是对现实中德普的自我指涉。

  崩坏、靡乱、放浪的电影前半,如同他生涯低谷的缩影;

  而后半的沉思,亦是德普对自己的救赎。

  是就此堕落成欲望的野兽,在霓虹闪耀中沉沦;

  还是重拾责任与理想,唤醒生而为人(演员)的尊严与价值?

  To Be or Not To Be

  他的选择已然通过电影中摄人心魄的表演,给出了回答。

  再见,理查德。

  欢迎回来,我的船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