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昆铁路崩塌 的最新相关信息

时间:2019-08-19 10:10       来源: 未知

  从成昆铁路“8.14”山体边坡垮塌抢险救援指挥部获悉,8月18日,省州县三级抢险救援工作组会同铁路部门,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共投入消防、武警、民兵等救援力量667人,出动救援机械设备39台,继续加大搜寻救援力度。截止是什么,让原本能够安全撤离的两人,再折回去?

死里逃生的陈坤认为,“是成昆精神”。

“没有什么预兆,生死就在一两秒之间。”8月17日,成昆铁路甘洛段岩体高位崩塌发生第三天,幸存者陈坤为记者讲述了当时发生的情况。

据他介绍,有两名工作人员在逃离崩塌区域后,看到还有人员没有撤离,于是折回向其大喊示警,后不幸失联。这两位逆行救人的失联者是:中铁成都局西昌工电段防洪办助理工程师何耀、中铁成都局西昌工务段汉源桥路车间南尔岗桥路维修工区工长杨铭。

生死时刻

他们义无反顾折回救人

近期,甘洛县多次遭受暴雨泥石流灾害,成昆铁路甘洛段凉红至埃岱区间多次中断,现场一直处于反复抢险施工中。

陈坤是西昌工电段的桥隧工。据了解,桥隧工是从事铁路桥梁、涵洞、隧道保养清理、安全维护等工作的人员,在雨季,防洪工作成为主要任务。

8月14日上午,雨停了,河沟里的水也清了,而且不含砂石。看到这种情况,施工人员判断可以对铁路涵洞里的泥沙进行清淤。陈坤介绍,当时主要是用挖掘机作业,人工配合。但因挖掘机进不了涵洞,疏通涵洞主要由人进去清淤。

12点40分左右,该路段过了一辆上行货车后,陈坤突然发现山坡有异样。“快跑!快跑!”他一边大喊,一边和杨铭等几个同事一起,往铁路线成都方向飞跑起来。与此同时,他看到何耀等同事则往昆明方向在跑。

“跑的时候,我听到跟我一起跑的同事按响了对讲机警报,附近的车站火车都能收到警报信号。”陈坤回忆说,当时感觉整个山坡都在往下坍塌。

跑出约40米,到了安全地带,但此时他发现杨铭却不见了。原来,杨铭看到涵洞周边还有部分人员没有发现异常,跑出几米后,折回去提醒他们……却再也没有跑出来。

另外一名幸存者刘建华回忆,当时,他们一行四人在一起作业,何耀最先发现山体出现异样,向他喊了一声“你看”,刘建华便看见山体已开始崩塌,连忙叫了一声“快跑”,三人立即往昆明方向跑,而何耀却往更危险的成都方向跑。刘建华看到何耀跑向挖掘机,弯腰挥手提醒正在操作的人员紧急避险。仅仅两秒钟后,等刘建华三人撤离到安全区域回头再看时,就只能看到层层乱石和滚滚尘烟,不见何耀的身影。

选择逆行

源于建设者的精神

是什么,让原本能够安全撤离的两人,再折回去?

“是成昆精神。”陈坤认为。

1970年,成昆铁路建成通车。建设期间,2100多名烈士献出了宝贵而年轻的生命,平均每500米就留下一名烈士。筑路铁军靠着战天斗地、不怕牺牲、前赴后继、百折不挠的成昆精神,建成了这条西南大动脉、凉山扶贫路。

记者了解到,何耀今年37岁。7月29日,成昆线发生断道后,他从眉山辗转峨眉、石棉才到达甘洛的抢险现场。10多天来一直在工地上进行防洪技术资料的收集和整理。白天主要负责联络和现场传递抢险情况,晚上还要整理资料,非常辛苦。“很憨厚很踏实的一个小伙子,对工作从来不说苦和累。”西昌工电段防洪办主任陈昕告诉记者。

“90后”杨铭是一名退伍军人,勤恳踏实的他在2018年被工区提为工长。汉源桥路车间书记杜应文说:“南尔岗桥路维修工区的13名职工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而杨铭这个年轻工长能让职工信服也是来源于自身的实干。”

从7月29日抢险开始,杨铭一直都在抢险现场,白天拨打他的电话很难找到他,一般都是正在通话中,只有晚上才能联系上。连续三次抢险,杨铭都和工区的职工在一起,连续作业,嗓子都喊哑了。

死里逃生第二天,陈坤就返回了现场,投入抢险工作。今年47岁的他,已在铁路上工作了29年。巧的是,陈坤的父亲陈富高正是当年修筑成昆线的建设者,由于对铁路有着很深的感情,他用谐音“成昆”的陈坤作了儿子的名字。

“父亲现在80多岁了,他以前经常对我说,凉山老百姓出去打工、上学,都要靠这条成昆线,你要好好守护它。”陈坤说。 据川报观察

知道一下

成昆铁路难修难养难救援

成昆铁路全长1090.9公里,北起四川成都,跨过岷江、青衣江,傍峨眉山麓南下,过金口河逆汹涌的大渡河转牛日河而上。攀越崎岖连绵的大小凉山,经过西昌,再沿奔流湍急的安宁河、雅砻江、金沙江,连接攀枝花矿区。再溯龙川江上至滇中高原,南止于云南昆明都局西昌工电段防洪办助理工程师何耀、中铁成都局西昌工务段汉源桥路车间南尔岗桥路维修工区工长杨铭。

危难来临 他们逆行提醒同事

8月14日上午,陈坤等人在埃岱2号和埃岱3号隧道间的涵洞进行清淤。12点40分左右,该路段过了一辆上行货车,陈坤突然发现山坡有异样。“快跑!快跑!”他一边大喊,一边和杨铭等几个同事往铁路成都方向跑。

“跑的时候,跟我一起的同事按响了对讲机警报,附近的车站、火车都能收到警报信号。”陈坤回忆说,感觉整个山坡都在往下垮。

跑的过程中,不断有落石砸到身上,陈坤说,跑出约40米,他和几名同事已到安全地带,此时才发现杨铭不见了。原来,杨铭看到涵洞周边还有人员没有发现异常,跑出几米后,折回去提醒他们,再也没有跑出来。

另一名幸存者刘建华回忆,当时他们一行4人在一起作业,何耀最先发现山体出现异样,提醒他看。刘建华看见山体已开始崩塌,叫了一声“快跑”,他们3人往铁路昆明方向跑,而何耀却往更危险的铁路成都方向跑,提醒尚未发现危险的挖掘机操作人员紧急避险。几秒钟后,等刘建华3人撤离到安全区域回头再看时,他们原来身处的地方只剩一片枯石和尘土。

成功避险 又重返抢险现场

记者了解到,何耀今年37岁。7月29日,成昆线发生断道后,他从眉山辗转峨眉山、石棉才到达甘洛的抢险现场。10多天来,他一直在工地上进行防洪技术资料的收集和整理。

“很憨厚很踏实的一个小伙子,对工作从来不说苦和累。”西昌工电段防洪办主任陈昕告诉记者,何耀平时在技术科主管防洪和雨量,虽然自己的工作很多,但遇到同事需要帮忙做其他工作时,他总是热心帮忙,从无怨言。

“90后”杨铭是一名退伍军人,勤恳踏实,2018年被工区提为工长。汉源桥路车间书记杜应文说:“南尔岗桥路维修工区的13名职工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而杨铭这个年轻工长能让职工信服,来源于自身的实干。”

死里逃生的第二天,陈坤又重返抢险现场。今年47岁的陈坤,已在铁路上工作了29年。他的父亲陈富高正是当年修筑成昆线的铁路工人,给儿子取陈坤这个名字,正是“成昆”的谐音。“父亲现在80多岁了,他经常对我说,凉山老百姓出去打工、上学,都要靠这条成昆线,你要好好守护它。”

最新进展

搜寻到4具疑似失联人员遗体

本报讯(记者 王云 何勤华)记者从成昆铁路甘洛段高位岩体崩塌抢险救援指挥部获悉,8月17日,省、州、县三级抢险救援工作组会同铁路部门,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全力加大搜寻救援力度,扩大搜寻面,加强对山体边坡垮塌被掩埋的涵洞点位、山体边坡垮塌处对岸(尼日河右岸点位)、尼日河下游沿河两岸的搜寻救援工作,共投入消防、武警、民兵等救援力量750人,出动救援机械设备52台,无人机、生命探测仪等设备18台。

此次灾害发生的甘洛段,恰好是成昆铁路修筑之时最为艰难的峨边至甘洛段的南端。在自然地理上这里位于青藏高原东缘的横断山东南部,是最高一级地貌单元青藏高原与第二级地貌单元四川盆地的过渡带。地势高亢险峻,群山此起彼伏,峡谷逼仄深邃,地形条件非常有利于滑坡泥石流的形成。

不仅如此,这里位于干热河谷带,年均降雨量仅700毫米,气候干热,植被稀疏,水土流失严重。虽然年降水较少,但降水分布相当集中,4~10月就占全年总降水量的94%。雨季极易形成局部强降雨,诱发山洪或滑坡、泥石流。

一坎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