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开到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

时间:2019-05-12 20:29       来源: 未知
《血观音》片名,「血」具有肃杀死绝之意,「观音」有「慈悲救苦」的至善意义,两者根本矛盾至极。「血观音」实则象徵著「 披著优雅至善的外衣却大行魔道的魔鬼」,不但呼应「表裡矛盾」的嘲讽效果,更代表对人性缺乏感情(爱)及善念的拷问。

杨雅喆导演呕心沥血新作,从女人心机斗争出发,不管是争名夺利还是赌一口气,所有人类的原始欲望交织出一段又一段的悲歌。

《血观音》是导演杨雅喆自编自导悬疑惊悚电影,在金马奖得到了最佳剧情片、最佳女主、女配、观众票选四大奖项,且作为金马影展开幕片,受到许多影评人的讚许,而我之前曾看过杨雅喆导演的作品《女朋友,男朋友》及本片,皆是富有浓厚的时代感,加上承袭对于角色塑造的叙事功力,使电影更为出色及意义。 

《血观音》以各地方长官夫人和棠家的三女出发,故事曲折离奇、后劲十足,观影后发人省思、让人惊豔!惠英红、吴可熙和文泣饰演的经营古董买卖棠家三口,棠夫人、棠宁和棠真三人,周旋于高官夫人之间,平时在一旁斟茶倒酒、穿针引线。不料某晚发生了一场灭门血案(影射台湾的刘邦友血案),棠家因此被卷入其中,但事件越演越烈,最后也导致棠家三人各自走向不同的道路。 

《血观音》场景有一大部分在棠家宅邸,从室内的装饰和摆设就知道剧组对此下了不少苦心,房裡的画、柜裡的古董、木头地板拉门、供桌、甚至是墙上挂的将军像,都像极了30年前把日式房屋结合台式与西方元素的富贵人家。不只如此,在这麽色彩鲜艳的场景中,我们能发现室内灯光昏暗,色调也略显阴沉,空气中似乎瀰漫了一股诡谲的气氛,这调性与导演想在《血观音》中呈现的政治腐败样貌如出一辙。既然牵扯到政治,片裡人物不外乎是些达官显要,虽然以女性为主,一开始可能会让脸盲观众有点混乱,表面上大家看来有说有笑、和乐融融,但私下却机关算尽、暗潮汹涌,甚至在孩子裡也有这种状况,从小一同长大就是知心好友吗?《血观音》裡好像完全没这回事。

「今天一块钱去买,明天一百块卖出去,这样迷人的游戏谁不喜欢阿?」主导整个棠家的棠夫人,在众贵妇间穿针引线,她常说斟茶倒水的人是没有耳朵的,平时顶多负责准备礼物、帮忙挑选衣服饰品,遇到争吵也不介入。不过私下却不一般,除了私通农会、黑吃黑,官商勾结把弥陀开发案转到丽水,藉此赚取大笔钞票,其中还不惜利用自己女儿棠宁,从她口裡说出「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我是为你好」我们听来是格外讽刺,而棠家这扭曲的「爱」,更深深影响了下一代。 

棠府的小女儿棠真,在家中负责待客端茶,个性文静乖巧,却也在耳儒目染下承袭了棠夫人作风。与林家翩翩关系不单纯,看似好友实则情敌,棠真暗恋著翩翩地下男友Marco,翩翩宣示主权地在Marco面前说棠真是「下流的女人」会偷看妈妈做爱,算是压垮棠真的最后一根稻草。然而作为报复,棠真面对林夫人套话毫不隐藏地讲出了两人关系,为了得到Marco的爱更不惜罔顾翩翩死活,随后在母亲棠宁勇敢奔向自由行为的启发后,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上了火车却换来一场如此可怕的噩梦,那声嘶力竭的哭喊让人无一不为她痛心,从一出生就得不到的亲情、到与翩翩那荒谬虚假的友情,现在她连唯一憧景的爱情也被狠狠地夺走,最后跳下火车后失去的并不只是右脚,还有她那颗能够爱人的心。我想棠真之所以在片尾能成为新一代冷血棠家代表,一定与这次伤害脱不了关系吧。

至于姊姊棠宁则是导演曾说最难饰演的角色,虽然外表看来放荡不羁、抽淤酗酒、善于交际,但其实是三人裡最纯真善良的,像是请警察队长试喝完麝香猫咖啡,才告诉他咖啡豆的由来,之后再拿咖啡豆比喻炒地皮,把屎炒香后还是屎,就知道棠宁也有著聪明可爱的一面。另我们从棠家另一场戏,棠夫人带著棠真练习国画,棠宁则在一旁画著风格迥异的西画,画裡呈现一幅三人各看一方、各怀鬼胎的全家福画像,就能看出她的叛逆性格,而棠宁想跳脱棠家框架的自由思想,成为她在《血观音》裡最令人不捨的挣扎,面对棠夫人的控制与多次肉体利用,棠宁依然被那名为「家庭」的爱所束缚,除了不愿相信母亲的「恶」之外,也希望女儿要活得像人样,别走上棠夫人的后路,虽然棠宁结局不如我们所愿,但最后她力求改变的勇气,毫无疑问地带给我们社会一线光明的希望。

最后导演在片尾丢出了一段话贯穿整部片的主旨:「世上最可怕不是眼前的刑罚,而是那无爱的未来。」就像前面说的「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印证了棠府两人的结局,棠真在经历这一连串事件后,再也没办法真心爱人;而棠夫人则在往后的人生,永远得不到家人的爱…,尤其成年后的棠真进化成为更冷血的第二代铁娘子后,不仅撕毁「放弃急救同意书」拒绝医生让其安乐死的建议,更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长命百岁;而棠夫人仅能由喉中发出颤慄的骨头声,这样无爱的世界、因果的轮迴,才是对她们最可怕、最残忍的惩罚。 

另外《血观音》片名,「血」具有肃杀死绝之意,「观音」有「慈悲救苦」的至善意义,两者根本矛盾至极。「血观音」实则象徵著「 披著优雅至善的外衣却大行魔道的魔鬼」,不但呼应「表裡矛盾」的嘲讽效果,更代表对人性缺乏感情(爱)及善念的拷问。在片中前段曾出现的断手观音,不只影射了之后的腥风血雨,还暗指不管是电影还是社会中,那些像棠夫人在伤害亲人后,对观音像唸著佛经与往生咒,或者做了坏事以为捐了钱、帮忙募款就能赎罪一样,许多人天天拜佛、对佛像情有独锺,但做的行为却看不出有任何善念,佛并没有错,有错的是人。
成年后的棠真宁愿让棠夫人活受罪也不让其一死解脱的那幕,真的有「如是因如是果」的震憾感。

辗转流通于政商之间的菩萨像竟是「利益输送」的信物。本片人性黑暗的脆弱与丑陋和庄严至善的佛教意象,令观众有难以忘怀的直击效果。

其次,秀兰玛雅在电影前段客串晚宴歌手所唱的《纯情青春梦》,其歌词与本片剧情好像有许多关联,像是《送你到火车头》、《女人也有自己的愿望》、《只惊等来的是绝望》⋯等,都能看出导演对这种不容易被发现细节的小巧思。而为了剧中需开金口的惠英红,有段《上海滩》—「浪奔浪流」等四句歌词的演出,红姐不只特别找老师学唱歌,光补习费就花了2万港币,可谓「一句千金」之外,选择《上海滩》更是别具意义…,早年《上海摊》红遍一时,传唱到台湾后,成为黑社会代表歌曲之一,惠英红插播这首歌反制原本气焰逼人的陈珮骐,颇有箇中意涵!另惠英红在片中提笔国画的桥段让人印象深刻,在一次受访时曾透露:「自己拍摄血观音时是真实地在作画,过去也曾捐出自己的国画作为义卖,希望将来有机会开画展」,从中可以感受演技派的红姐拥有的多才与爱心。 还有一件电影巧思要特别提及,获颁『红点设计大奖』,并让德国观众为之疯狂的“说唱国宝”杨秀卿及其夫婿陈再兴,在阎王殿布景中以「唸歌仔」开场及串场的表现方式,真是神来一笔,不但结合了台湾特有的艺术文化,还让整个故事有了一种茶馀饭后惊悚八卦谈的视觉。

杨导特别找来「人间国宝」杨秀卿老师在中间担任说书人一样的角色,借用美妙悠扬的唸歌来凸显故事的本土性与艺术感,加上美丽的插画图像,让整体画面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华美氛围,衬托出故事的荒诞不经。

整体而言,导演杨雅喆运用女性角度的心机互动,以棠家三人的情感纠结为主轴,巧妙连结政商勾结的戏码,运用宗教符号直击人性丑陋的反衬效果,更有内涵突出的美术与服装设计,加上主要演员的演技让人惊豔不已;你会回想刚才弥陀疑云的精采斗争,也会思考各个角色之间的爱恨情仇,整部片的细节更需要时间沉淀才能一一理清,微观中有钜观脉络的省思,钜观中有微观面向的直击,无怪忽以揭发社会黑暗面闻名的韩国,在釜山影展后便已在密切恰谈电影翻拍权,真无愧为警世意味的人性撕逼之作! 

附注: 《血观音》中白手套、炒地皮、灭门血案、政治斗争等剧情引发热烈讨论。有PTT网友分析,片中议员的灭门直接连结「刘邦友血案」,马伕Marc是邹族青年汤英伸的化身。而由惠英红饰演的棠夫人本名「佘月影」,就被推测是曾任高雄县长、总统府资政的余陈月瑛。余陈月瑛曾因涉入「新瑞都案」遭判刑。另电影中王院长夫人汇款「3628万」,Google这个神秘数字,出现的是前副总统连战,曾借给前任屏东县长伍泽元的竞选经费。而片中「干掉」营建署官员的议长、议长特助,更是让人直接联想到屏东县议长的郑太吉。更不用说利用农会超贷、炒地皮的开发案等,《血观音》真是满满的台湾政治社会「既视感」。
三位女性的角色立体又具多面向的丰富性,其互动火花实在令人赞叹,可谓各怀鬼胎又「相依为命」。
争名夺利的过程中少不了尔虞我诈、虚与委蛇的桥段,还有各种高深莫测的「人情交易」。看这些女人间的战争,就好像再次重温连播回忆裡的花系列全部集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