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蛇神到蛇妖:说说《新白娘子传奇》中白蛇形

时间:2019-05-13 08:33       来源: 未知
说到《白蛇传》,这确实是国民级的IP了。其实不只是《白蛇传》,蛇这种动物,以及衍生出来的蛇女的形象,在我国古代神话传说中一直占有重要的地位。所有的这些传说,以及背后的民间信仰,共同构成了《白蛇传》产生的意识土壤。这应该才是《白蛇传》的真·缘起。

最近几年,大约是从《大圣归来》开始,我们看到很多传统的中国神话故事又纷纷被搬上了电影、电视,有些质量上乘的还成为了一时热点。这其中,《白蛇传》相关的影视剧,可谓是热点中的热点了,从去年到现在,一共有《天乩之白蛇传说》、《白蛇·缘起》和《新白娘子传奇》三部。

说到《白蛇传》,这确实是国民级的IP了,青蛇、白蛇、断桥、雷峰塔,几乎是每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故事。其实不只是《白蛇传》,蛇这种动物,以及衍生出来的蛇女的形象,在我国古代神话传说中一直占有重要的地位,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人首蛇身的女娲娘娘了。所有的这些传说,以及背后的民间信仰,共同构成了《白蛇传》产生的意识土壤。这应该才是《白蛇传》的真·缘起。

一、真·白蛇缘起:原始的蛇图腾崇拜

任何神话故事的形成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作为中国古代文学四大民间神话传说的《白蛇传》自然也是这样。如果咱们尽可能往前追溯,白蛇传的“真·缘起”或许可以追到远古时代的蛇图腾崇拜。

女娲的形象,隐含着缘故的蛇崇拜

图腾崇拜想必很多朋友都听说过。在远古时代,先民们对自然界的万事万物都充满好奇、恐惧与崇敬。人们相信天地间的各种动物、植物都是有着种种神奇的能力的。这其中最受先民们崇拜的能力当属力量和生命力(生殖能力和生命长度)两种特质,前者衍生出对各种猛兽的崇拜,后者则衍生出一些植物崇拜。而蛇,在远古先民们看来正好同时具备了这两种特质:蛇是凶猛的野兽,同时蛇具备强大的生殖能力,另外蛇有夏季蜕皮的习性,这在远古先民们看来无异于重生。此外,蛇是冷血动物,在远古朴素的阴阳观念里自然是属阴的,再加上强大的生殖能力,使得蛇的形象与女性有某种天然的契合感。这应该是蛇女形象产生的某种底层逻辑。

华安县草仔山先秦蛇形石刻

但同时,远古先民对蛇的感情,又是很纠结的。蛇有很强大的能力,先民们羡慕这种能力。同时,蛇又是凶残的猛兽,可以说是远古时期人类最大的天敌之一,所以先民们对蛇又非常的恐惧。这份恐惧,实际上也为后世蛇和蛇女形象的变化埋下了伏笔。

很多朋友都知道,远古社会经历了母系和父系两个阶段。在母系时代,女性的地位是很高的。这种地位既体现在生产生活上,自然也体现在信仰方面。所以母系时代流传下来的很多神话中,女性的地位都是很高的。比如我们都熟悉的女娲的形象,西王母的形象,可能就是一代代口述之后,后人对母系时代的某种追忆。

华安县草仔山先秦蛇形石刻

但同时,远古先民对蛇的感情,又是很纠结的。蛇有很强大的能力,先民们羡慕这种能力。同时,蛇又是凶残的猛兽,可以说是远古时期人类最大的天敌之一,所以先民们对蛇又非常的恐惧。这份恐惧,实际上也为后世蛇和蛇女形象的变化埋下了伏笔。

很多朋友都知道,远古社会经历了母系和父系两个阶段。在母系时代,女性的地位是很高的。这种地位既体现在生产生活上,自然也体现在信仰方面。所以母系时代流传下来的很多神话中,女性的地位都是很高的。比如我们都熟悉的女娲的形象,西王母的形象,可能就是一代代口述之后,后人对母系时代的某种追忆。

齐桓公影视形象

这种吉凶不定的形象,在魏晋的志怪小说里也有反映。比如《搜神记》里有一则“女生蛇”的故事,大概是说一个官宦人家的女人生孩子,生出一个人类孩子的同时,还带出一条蛇,这家人就把蛇扔到了树林里。等这个女人去世的时候,有一条大蛇从树林里出来,以头撞棺流血,非常悲痛。这里的蛇似乎很通人性。

同样是《搜神记》里,蛇伤人的故事似乎更多,大概有13种,其中李寄斩蛇的故事记载的非常详细,大致是说:东越闽中,有庸岭,山岭中有大蛇出没,当地人没有办法,就定期的用村里的幼女祭祀大蛇。李寄是村里的少年女英雄,她主动请缨斩蛇,先用诱饵迷惑大蛇,后执剑斩杀。最后,李寄还取回了村中被献祭的幼女的遗骸。

三、由女神到女妖:蛇女形象的变化

伴随着蛇的信仰地位的崩溃,蛇女的形象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早的蛇女形象或许是女娲,那是人类的造物主。即便进入父系时代后加入了伏羲的形象,女娲依然有着很高的神格。

但再后来的蛇女,形象就有了明显的变化,其神格逐渐消失,开始往妖物的方向转变了,而且通常来说,偏向负面的形象。

比如我们都知道的刘邦斩白蛇的故事,白蛇最后化为老妪,而且在刘邦面前也并没有表现出过分强大的力量。

刘邦斩白蛇雕像

再比如《搜神记》里有一个很诡异的蛇女的故事:

元帝永昌中,暨阳人谷,因耕息于树下,忽有一人,著羽衣,就淫之。既而不知所在。谷遂有妊。积月将产,羽衣人复来,以刀穿其阴下,出一蛇子,便去。谷遂成宦者,谐阙身陈,留于宫中。

蛇女让男人怀孕生子,最后又把男人骟掉,带走蛇子,可谓是相当凶残了。

文史君说

回到我们开头说的《白蛇传》,远古的蛇信仰,以及早期民间传说中的蛇女形象,构成了《白蛇传》产生的文化土壤。可以看出,到魏晋以后,随着蛇的神格消解,其偏向邪恶的妖物的形象逐步确立。

到了唐宋时期,在这样的文化土壤中形成的《白蛇传》的早期文本,自然和我们熟知的“白娘子”的形象、情节有着很大的不同。从唐宋到明清再到近代,《白蛇传》的剧情有着哪些变化?我们熟知的“白娘子”的形象是怎么来的?这些问题,我们会在近期的文章中为大家解答,敬请关注。